新安晚报 安徽网(www.ahwang.cn)讯 女老板晓静和小其17岁的员工小强擦出了火花,随后两人谈起了恋爱。同居几年后,小强提出分手,晓静想起自己在小强身上花费的钱财,于是让小强给自己打了一张欠条。新安晚报、安徽网记者昨天从马鞍山市雨山区法院获悉,法院一审判决小强支付晓静15万元。

女老板恋上“小鲜肉”员工

晓静今年42岁,江苏人。晓静人长得很漂亮,但由于种种原因离婚了。离婚后,她到马鞍山开了一家店铺,由于经营有方,生意还不错,在马鞍山市也渐渐立住了脚。这时,手下一位员工小强走进了她的生活。

今年25岁的小强是土生土长的马鞍山市人,上学期间由于沉迷于网络游戏,中学毕业之后就辍学在家。2011年,小强应聘至晓静的店铺打工,他的年轻帅气深深触动了晓静。晓静在工作和生活上对小强呵护有加,又是为其准备早餐又是过生日。晓静虽然年龄不小了,但由于比较注意保养,也很快获得了小强的好感。很快,两人便住到了一起。

晓静深知自己和小强年龄差距大,为了留住小强,她经常带小强到全国各地旅游,给他买手机买电脑。小强爱打网络游戏,晓静就出钱帮小强购买游戏装备,前后花了近二十万,大部分都花在购买游戏币上了。

父母坚决反对,小伙提分手

由于担心父母知道自己和女老板的关系,小强一直瞒着父母他和晓静的关系。但纸终究包不住火,小强的父母在2013年终于知道了两人的关系。小强父母大为光火,坚决不同意两人继续交往。

“年龄相差17岁,跟我们年龄差不多了,怎么可能?”小强的父亲非常气愤。虽然生日那天收到晓静送给他的一部价值不菲的新手机,但小强在父母的压力下,只好与晓静分手,晓静也就关了店铺回到江苏。

回到江苏之后,晓静家人都怪晓静太亏了,主张要小强给补偿,毕竟这两年晓静为小强花了不少钱。晓静便找了两个小伙子到马鞍山寻小强要个说法。

法院一审判小伙支付15万

2013年12月的一天晚上,在马鞍山的一家咖啡厅里,小强决定给晓静经济上的补偿。

晓静在电话里要十万,小强想想确实亏欠晓静,当即就自愿给晓静打了一张15万元的借条,自己挣钱慢慢还。把借条交给晓静委托的人之后,小强又给晓静打电话说想见最后一面,晓静次日便赶到了马鞍山,两人便又住在了一起。

第二天,小强不愿再在家里呆,不想再面对父母,便同晓静一起去了江苏。两人先是在宾馆住了一个多月,后又搬到了晓静的宿舍。直到小强父亲报警,警察找上门来,小强才回到了马鞍山。在江苏期间,小强每天都是在房间睡觉、吃饭、打游戏,都是晓静出钱。

小强回到马鞍山后,在家人的劝说下,决定彻底和晓静断绝关系。晓静于是一纸诉状将小强诉至马鞍山雨山区法院,要求小强支付其欠款15万元。

庭审中,小强明确陈述其是在没有受到胁迫的情况下,自愿出具借条补偿晓静15万元,故雨山区法院在调解未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,作出了小强支付晓静15万元的一审判决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刘洪涛 新安晚报 安徽网记者 金学永

失效疫苗即使没有直接的毒害,但它给个体以及社会带来的戕害却不容小觑。一个管不住奶粉,管不住疫苗的社会中,理中客与犬儒不过一体两面。

今年4月1日起,山西省晋中市在全省首家实行了“2.5天周末”弹性作息制度,给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旅游想法提供了进一步的时间保障。

我们的军旅剧在拍摄时,可能有着对宣传导向的误解,认为一说要讲导向,就一定要“端起架子”讲故事才行,让人感觉难以亲近。

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要么为国企服务,要么为富人服务。这基本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小企业在中国经济语境下生存艰辛,缺乏制度呵护的主要原因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